33、《次法》摘錄


次法(上、下冊)─實證佛法前應有的條件

【作者】張善思居士
上冊【出版日期】2017年06月 【書號】978-986-93725-8-9
下冊【出版日期】2017年08月 【書號】978-986-94970-5-3
【開本】32開,共2輯
【定價】250元臺幣/輯


書籍簡介

次法的熏修是學佛的基礎建設,非唯求人天之善者所修,解脫道學人欲求斷結證果,乃至大乘佛菩提道中求明心見性的菩薩行者,更需要具有相應的次法作為依憑,才能有解脫見道乃至佛菩提道實證的福德因緣;因此,次法的正確知見對一切學人都至為重要。“施論、戒論、生天之論”的修學內涵對不同階段的學人則有淺深狹廣的差別,本書內容深入淺出分別作了詳細的整理介紹;不僅援引圣教中諸多開示以及故事作為例證及說明,而且兼論修行次第及方法,俾使讀者易懂、易修而能有真實受用。本書能幫助學人建立對因緣果報的正理、三界的內容,以及次法的修學內涵等正確知見,四眾學人欲快速修集三乘見道所應具備的廣大福德資糧,欲求斷結證果乃至明心見性者定不可錯過。


平實導師 序

修證佛法之難,在業障之排除;業障排除之難,在不能了知往世曾經造作何種障法之業,是故無以改往修來及造作悔滅之善業,導致無法排除業障,終究成為證法之障難,令實證佛法之事遙遙無期,世世精進修行而猶不得實證,劫劫精勤而皆唐捐其功,誠為可悲之事。

猶如《佛藏經》中 世尊所言:“舍利弗!是諸人等,如是展轉乃至我今,于其中間得值九十九億佛,于諸佛所不得順忍。何以故?佛說深經,是人不信,破壞違逆、謗毀賢圣持戒比丘,出其過惡,起破法業因緣,法當應爾。舍利弗!汝且觀之,誹謗圣人,不信圣語,受是無量無邊苦惱,不得解脫。舍利弗!有諸眾生起破法罪業,違逆不信者,其數無量;于九十九億佛所阿僧只劫,乃至無一人入涅槃者。”

意謂如是謗法、壞戒、謗賢圣者,造如是業已,雖已歷經九十九億諸佛盡心供養、奉侍、聞法,精進修行極多阿僧只劫之后,連初果向的功德都還無法證得;謂于諸佛所說解脫道仍不能隨順安忍,是故不得初果向功德,何況般若之證悟明心?如是“誹謗圣人,不信圣語”,“起破法罪業,違逆不信者,其數無量”,經歷久劫多佛精進修行以后,至今依舊“受是無量無邊苦惱,不得解脫”,誠可悲矣!是故當代精進學人首要之務,無非日日懺悔往昔謗法、謗賢圣之惡業,一改往習而謙遜接受已得實證之善知識教誨,然后積功累德,繼之以實修,實證解脫之道及佛菩提道,斯可期冀。

至若修證三乘菩提之一,或欲三乘皆得實修者,懺悔滅除業障之后,仍須繼之以“次法”之實修,方有立足之基礎而得實證。然而觀乎現今末法時代諸多所謂“佛弟子、法師”者,迄無“次法”中應有之實修功德,乃竟動輒自謂成佛、成圣,連解脫道與佛菩提道之異同都無所知,妄謂已證解脫、已解般若,皆屬大妄語業。偶有善知識出世弘法,不忍此等眾人之大妄語業來世果報,出之以實說,加之以辨正,乃竟遭逢此等眾人之無根誹謗,將正法謗為邪法,將善知識之正法教導謗為邪教,于來世將必實現之謗法、謗賢圣果報視如不見,救之無門,誠可哀哉!

不論二乘解脫道抑或大乘佛菩提道,皆必須有“次法”之實修作為支持基石,乃可得證。謂諸佛如來度眾之常規,對象若非“善來比丘”,皆是先說次法“施論、戒論、生天之論”。即是布施之因果、持戒之因果、修習禪定所得生天之因果與層次。若見聞者悉皆信受不疑,已具足“次法”,又見其已有未到地定之實修,然后勸以“欲為不凈”,令其心中確實遠離欲界財色名食睡之貪著,令其發起初禪;繼之以“上漏為患”,為說色界天之禪定清凈境界雖名梵行,仍屬上漏,不離輪回苦;末則告知“出要為上”,解說無色界尚有意識與定境法塵留存,不免行苦,不離輪回,仍有生死。末后觀察學人已知已解此等三界境界,并于此等境界悉皆信為虛妄,確認此等境界悉皆不離生死苦,然后方為解說四圣諦、八正道、十二因緣等法,令其證得法眼凈、成初果人。

學人得初果已,于 佛陀座下乞求出家,然后山洞中或樹下坐,觀行一夜之后,若本已得初禪及以上禪定者,或是聞說“欲為不凈”而從深心中信受,因其心得決定而發起初禪者,即因聞法后之繼續深入觀行而得慧解脫果。若是本來已具足四禪八定降伏三界愛之人,一夜深觀之后便得俱解脫果。如斯圣眾皆是觀行已畢,自知“我生已盡、不受后有”,亦知“梵行已立、所作已辦”,次日天明即來 世尊面前稟告:“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不受后有。”世尊當場即予隨喜認可。

然末法時代與諸佛子談論“次法”時,求其“梵行已立”證入初禪者,實為空泛,都不可得;應當求其實證未到地定,此為“次法”中應當自修之果;具此定已,知已降伏欲界心,方能支持其取證初果;若無未到地定降伏欲界心之功行,而于觀行四諦八正之后自稱已證初果者,皆屬大妄語人。

而此之前,悉應知解布施之因果而實行之;果能如此,方可謂其往世曾修布施之行而有慣習,積有證果應有之福德。然后觀其信受“生天之論”否?若對四禪八定境界等生天之論都無所信,于三界層次不知或不信而論證果,欲其外于大妄語業,迨無可能。如是類人,必以欲界定、未到地定、諸禪定境界中之離念靈知,視作涅槃出三界之境界;若猶不信善知識救護之言,當知已成大妄語業。若因此而誹謗善知識、否定正法,來世必定報在地獄,誠可哀憫!

今觀末法時世諸方法師居士,于次法“施論、戒論、生天之論”尚無真修實證,甫閱經藏或始聞四諦八正,動輒自謂已得阿羅漢果,或謂已得諸地果證,皆屬空中樓閣;又往往以之誤導眾生同犯大妄語業,故謂“一盲引眾盲,相將入火坑”。更甚者謂,于善知識救拔之言不生善心,顧視己身名聞利養故,加以誣謗,于未來世極不可愛異熟果報都無所知或不信因果,最為可憐!

今有正覺同修會中善思居士發心救護當代法師居士及諸學人,造此《次法》一書,雖悟后不久、智慧甫生,然有本會編譯組諸同修之助,及輪值親教師之增益,乃能完善連載于《正覺電子報》廣利當代。今幸連載完畢,又經編譯組集文編輯成書,得以出版利世,誠可慶也!閱之不覺歡欣,乃書之以文,即成此序,以饗佛子。

佛子 平實 敬識
于公元二○一七年春季


自序

大部分的人,一生當中都在追求安居樂業,想要有幸福快樂的人生,也許要五子登科,也就是要有“房子、車子、銀子、妻(夫)子、孩子”;但也因此奔波忙碌、辛苦一生。而不論能否達到這些目標,到老的時候,才發現人終究還是會死,所以開始追求安身立命之道,于是走入了佛法修行想要悟道解脫、明心見性。

如果這一生不想要悟道解脫,只想要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那還是要有基本當人的福報,而這些福報,在佛法中而言,是攝屬于“次法”的福德之中;有了次法的基礎才能實現世間有為諸法。“次法”概略來說就是施論、戒論、生天之論等福德之基礎,這些福德基礎可以讓我們這一生乃至未來世都能有好的福報;如果想進一步解脫生死也是要靠這些福德,甚至進而想要追求大乘佛法的明心見性,也是需要這些次法福德之修集作為基礎。

事實上,正確地修學佛法是可以讓人越來越快樂,越來越解脫,福報越來越好,智慧越來越高的。而佛法的主要內涵就是宇宙實相的一切智慧,但要實證佛法智慧前,需要有“次法”福德的修集為先,所以“次法”就是實證佛法智慧前所必需具備的基礎,“次法”就是趣向佛法的輔助方法與資糧。“佛法”不僅是“存好心、說好話、做好事”而已,佛陀在《阿含經》中教導眾生的“次法”是“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為不凈、上漏為患、出要為上”。世間人行善布施、造橋鋪路、救濟貧病、少欲知足……等內容,也都是“次法”所攝的內涵之一。聞法的人對 佛陀演說的這些次法若能聽受,信而不疑,才會繼續為他傳授解脫道的斷我見、斷我所執、斷我執而出三界等“法”。

但真實的佛法并非只有那么簡單而已,真正的佛法除了上述解脫道的“法”,還包含了宇宙中所有的智慧,是讓人可以親證生命實相的智慧,乃至得以成就佛道具足一切種智,才能成佛。成佛的功德是福德與智慧兩者具足修集圓滿,是親證法界實相的般若智慧以及通達入地后所要進修的一切種智。而三乘菩提不僅可以讓人解脫于三界輪回生死而成為阿羅漢,更可以讓人開悟明心乃至眼見佛性,成為實義菩薩而脫離表義菩薩的層次;甚至入地實證道種智,乃至一步一步往佛地圓滿一切種智邁進。因此“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為不凈、上漏為患、出要為上”,這些內容就是 佛陀教導眾生趣向解脫的實證,乃至是未來大乘佛法實證所需的“次法”基礎;有了這些基礎,眾生就可以邁向斷我見、實證初果,乃至成為四果阿羅漢,圓滿二乘解脫道以解脫于輪回之苦;進而可以實證大乘佛菩提道之一切智慧。

如今 平實導師所領導的大乘證悟菩薩僧團—正覺同修會—仍然住世,平實導師不僅開悟明心和眼見佛性,甚至是實證陽焰觀、如夢觀,并且實證了“猶如鏡像”、“猶如光影”現觀,進而體驗過色陰盡境界的地上菩薩。在正覺同修會中所修學的佛法不僅可以讓人斷我見實證初果,甚至可以開悟明心、乃至眼見佛性。而許多已經證悟的菩薩,正努力地繼續修學般若別相智及熏習唯識種智,往初地邁進。因此,學人若欲實證如是勝妙的佛法智慧,必須先有此“次法”之福德基礎,將來才可以親證解脫果乃至佛菩提之開悟明心,甚至地地增上。

所以這本《次法——實證佛法前應有的條件》,不論您是從來沒有接觸過佛法的人,或是已經熏習佛道時劫長遠之久學菩薩,都將會是適合您閱讀的一本書。因為 佛陀說:“修福不嫌多。”成佛已久的 釋迦世尊,都愿意去幫眼盲的徒弟阿那律尊者穿針引線,佛陀世尊尚且如是繼續修福度眾生,何況我們是尚未入地的淺學菩薩,距離成佛還是如此遙遠呢!因此,希望此書的出版,能使您有福德增上的因緣,將來能得解脫乃至可以開悟明心;也希望幫助菩薩們在度眾時,能具備更多次法的方便善巧來攝受眾生、自利利他,以期早日成就佛道。

謹以此書供養 釋迦世尊、十方諸佛、一切菩薩摩訶薩、恩師平實導師,以及一切佛門四眾與一切眾生。末學除了一心頂禮本師 釋迦牟尼佛、十方諸佛和菩薩摩訶薩,以及一心頂禮恩師 平實導師之外,也隨喜贊嘆禮拜一切佛門四眾,并贊嘆曰:“我深敬汝等,不敢輕慢。所以者何?汝等皆行菩薩道,當得作佛。”

菩薩戒子 張善思 合十頂禮
二○一二年十一月于正覺講堂


編譯組 序

對于次法的正確認知,是學佛人非常重要的基本知見,次法的修學內涵更是學人修學三乘菩提的基礎建設。次法的范圍包含了一切的人天善法,從深信因果開始到歸依三寶,乃至外門廣行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等等,都是次法所函蓋的范圍。修學佛法的一一階段都是有次第性的,而三乘菩提每個階段的親證,都必須要有相應的法與次法之修學作為依憑,否則都是因中說果。

有監于次法對佛道修學之重要性,因此必須要讓學人對于次法能夠順利、正確且圓滿而無偏差的如實理解;并且,于我正覺同修會中,上從法主 平實導師、諸親教師,下至所有的正覺菩薩們,都如實地遵奉本師 釋迦如來的教示,于次法的修學上努力不懈,方有今日斷結及證悟的結果。再者,凡是正覺同修會所正式出版發行的法布施所有著作,不論是書籍或文章,都是今時后世佛教中至為重要的論典,更是我們未來世重新受生修學時的重要依據,這也是本會所有編譯組義工菩薩能夠在幕后全心付出、不求聞達,而甘愿默默地自利利他的緣故。

因此,當《次法》這本書從《正覺電子報》第九十六期開始連載,編譯組于徵得作者的同意后,除了必須的查證、校對等基本工作以外,同時也對本文作了較多的補充及修潤工作;直到第一百二十七期連載圓滿,編譯組在這長達近三年的時間里,義工團隊對于《次法》這本書的內容投入了相當多的時間和心力,而與本書作者善思居士共同成就每一期的連載內容。如今可喜本書即將正式出版,意謂著將有更多的學人能閱讀到此書,并且從中獲得不同層次的受用及法利,依之實行而能作為將來證道之依憑,這絕對是曾經參與本書連載及出版之幕后工作的所有義工菩薩們都樂見及歡喜之事。

回顧《次法》連載的每一篇稿件,編譯組除了編輯作業,還經過了校對小組的義工團隊,于錯別字、標點符號等作仔細的校正,并針對有疑之處提出標注說明及修改建議,而且內容中所有的引用文也有查證小組負責查證及比對;并且,為了確保法義的正真無訛,以及兼顧文字的流暢清晰易于閱讀及理解,最后還會有多位菩薩、老師及親教師針對法義及語意邏輯的部分,再進行多次審核及修潤的工作,而這一部分的工作更是投注了相當多的時間和心力,除了必須針對法義或語意邏輯上的瑕疵加以修改及潤飾以外,為了顧及不同層次的讀者都能有所受用,而必須適度增補文章內容來增加論述內涵的深度及廣度。因此,每一篇稿件其實都經過反覆再三的校對、潤飾以及內容增刪等工作后,才能安心地呈現在讀者面前,就是希望每一位讀者都能從中獲得真實利益;乃至更是為了尚有隔陰之迷的我們,未來世繼續修學菩薩法道時,能省去摸索期的時程,讓我們一世一世于菩薩道上都能快速前進。

當然,這些校對、修潤的內容,編譯組也完全秉持尊重作者為本書之緣起功德,在每一期發刊前都會轉由作者確認后方才定稿,在此也感謝作者善思居士總是能隨喜編譯組義工團隊對于稿件增刪的潤飾處理,而能以共同成就弘護正法、救護眾生的佛事為樂,真乃菩薩心性無慢者方得如是。

編譯組的工作一直是屬于幕后性質,各項工作內容一向都是低調的默默進行;更是時時謹遵法主 平實導師的教誨,于法義乃至文字敘述上嚴謹斟酌地校對所有稿件,謹守善護密意同時廣利眾生應有的分際。今于《次法》出版前夕,承法主 平實導師慈悲愍念諸多大心而勇猛撰文護法的菩薩,以及廣大讀者今時后世的法身慧命故,藉此因緣略述編譯組于所有經手文稿謹慎處理的方式及原則,一者是對本書中所陳述的義理表示負責,再者也期愿一切撰寫發表佛法相關文章或書籍者,都能以戒慎恐懼而嚴謹以待的態度來自我提醒,發言及行文之時皆能知所分際,避免任何戕害眾生法身慧命乃至謗法、壞法之事;伏愿一切學人能深知法主 平實導師大慈大悲愍念眾生之至誠,是則正法萬年之久住可期,并為廣大有情謀真實之利益也。

今以《次法》出版流通在即,特以此文略述編譯組謹遵法主 平實導師之教示以協助圓滿本書之過程,是以為序。


上下冊摘錄

上冊

第一章 諸佛教化眾生之“次法”

第一節 佛道的基礎在于相信三世輪回、因果業報

佛法的目的是讓眾生離苦得樂、解脫生死,并且讓眾生修集福德與智慧圓滿直到成佛;因此這一切的修行都是從過去生延續到這一世,再從今生延續到未來無量世。

俗話說:“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我們得到好對象時也會跟對方說:“能與你當夫妻是我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俗話說:“七世夫妻。”或“愿生生世世結為眷屬。”因此中國人是相信有三世輪回的,在古印度也是如此深信著,所以 佛陀在兩千五百年前降生于印度修行成佛,后來佛法又傳到了大中華地區而發揚光大。

佛陀是一切智者,有圓滿的大神通和大智慧,能在一念之間就了知我們所有眾生過去世的所有事情,而許多有宿命通的大菩薩或大阿羅漢也可以在入定以后證明有三世輪回的存在。

現今的某些凡夫俗子可能會懷疑到底有沒有三世輪回?不過我們從古今中外許多人的著作或是經驗都可證明確實有過去世,死后不是完全斷滅;在許多《念佛感應錄》的書籍中記載,有的人念佛發愿往生凈土,臨終時蒙佛及諸菩薩眾接引往生;有的人能感應到鬼道眾生;在古今中外許多飯店、旅館房間內,因為曾發生過自殺死亡或命案,死者變成了鬼道眾生仍留在房間內造成許多靈異事件。另外不僅中國人相信有鬼,在西方例如英國的古堡中,也常常有靈異事件傳出,甚至還有人拍到靈異現象的相片或影片;雖然有的人可能會懷疑那是造假的,但這世間確實有許許多多的人遇過靈異鬼怪之事。

所以死亡之后還有來生,因此佛教都說死亡為“往生”。而從現今科學的角度來看,在Discovery頻道中也有一個節目叫作“前世今生——輪回的故事”(注1),科學家找了一些擁有前世記憶的孩子們,用科學研究的方法也證明了有前世。在故事中有一位已往生的爸爸投生成為自己女兒的孩子,那個孩子還記得自己的前世,跟他媽媽說很多上輩子細微的事情,讓他的媽媽,也就是讓他上輩子的女兒非常驚訝!相信兒子就是爸爸轉生過來的。

而現代西洋社會中也有許多著名的大學教授、精神心理醫生用大量的科學證據證明生命輪回確實存在;如美國邁阿密西奈山醫療中心主席、著名精神心理學醫生布萊恩.魏斯博士(Dr. Brian Weiss),他在二十多年前(一九九八年)的代表著作《前世今生》(Many Lives, Many Masters)也轟動了全世界;另外國際心理回歸治療學會副主席、美國著名精神心理醫生瑞克.布朗博士(Dr. Rick Brown),他發表了Journal of Regression Therapy〈回歸療法雜志〉(一九九一年第五期)中,有一個案例也證明了一位名叫凱利(Kelly)的美國推銷員,他是二戰時期美軍潛艇水兵轉世。

總之,世間上有非常多科學證據可以證明有三世輪回,很多人鐵齒不相信世間有鬼,到后來自己也經驗到靈異事件了才相信;在我們所知的歷史之中,其實早在二千五百年前,佛陀就告訴我們這個道理了,乃至過去不可數無量無量劫之前,許多過去佛也都已經開示過了,而佛絕不妄語,佛是如實語者,在我們自己沒有能力觀察的時候,就不應該一味的否定因果輪回的正理,因此我們不妨先保持“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在這樣的前提下來驗證,這才是有智慧的人。接著我們再來引用一些著名的輪回權威教授的研究,及一些真實案例來證明確實有輪回的現象。

第一目 輪回的故事

古今中外輪回的故事很多,其中有很多都是可以驗證的;譬如記得前世的自己把什么東西藏起來,后來經過查證屬實,東西真的藏在那里。或是前世的自己跟當時的某位親人說了某個秘密,只有那位親人知道,后來也查證屬實。這些案例太多太多了,現代的科學家都有整理出來。

最近的一則是在二○一○年六月十五日《大紀元時報》中的報導,是由記者于林所編譯,題名為:“《靈魂存續者》:美軍飛行員轉世的故事。”以下是摘錄報導的內容:

輪回轉生的故事在世界各地時有所聞。美國路易西安納州的一對夫妻布魯斯及安竺雅.賴寧哲(Bruce and Andrea Leininger)根據其兒子的經歷出版了一本名為《靈魂存續者:一位二次大戰戰斗機飛行員的前世今生》(Soul Survivor︰The Reincarnation of A World War II Fighter Pilot)的書。

該書描述他們幾年來一步步確認自己的獨子詹姆斯?賴寧哲(James Leininger),是由一位在二戰中殉職的美軍飛行員投胎轉世的過程。新書出版后引起了許多媒體的注意,賴寧哲還被邀請上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接受最知名的訪談節目主持人賴利金(Larry King)的訪問。

二○○一年五月一日,小詹姆斯剛滿二歲,從這天開始他就經常半夜做惡夢,在夢里發出凄厲的慘叫聲,驚恐地一遍又一遍大聲喊著“飛機著火!小個兒逃不出去!”一邊手腳還又踢又抓,好像要奮力掙扎爬出著火的駕駛艙。布魯斯和安竺雅剛開始嚇壞了,在這之前小詹姆斯一直像其他同齡的小朋友一樣活潑快樂又愛玩。

為找出兒子惡夢連連的原因,此后三年間布魯斯開始鍥而不舍的追查,原本他相信一定可以找到合乎理性邏輯的解釋,但所有結果卻與他的預期背道而馳。

隨著詹姆斯的惡夢越來越逼真,夫婦倆開始聽到更多夢里的細節。他們漸漸得知,那個逃不出去的“小個兒”叫詹姆斯,恰巧和他們的孩子同名;此外,二歲的詹姆斯在夢里還陸續提到杰克.拉森(Jack Larsen)、納托馬灣(Natoma Bay)和海盜船戰斗機(Corsair)等名字。

每次布魯斯從詹姆斯那里聽到新的線索,就循線求證,最后都驚訝地發現詹姆斯所說的確有其事。將詹姆斯提到的片段拼湊后得知,他所駕駛的海盜船戰斗機在二戰期間硫磺島戰役的空戰中被日機擊中著火墜海;戰機是從納托馬灣號航空母艦(Natoma Bay)起飛后執行任務。布魯斯在查證后,證實納托馬灣號航空母艦一九四五年的確曾支援美國海軍進攻硫磺島。

布魯斯謊稱自己為寫書蒐集資料,混進納托馬灣號退役軍人協會的聚會。最后布魯斯從詹姆斯夢里提到同為飛行員的至交杰克.拉森處證實,詹姆斯.休斯頓二世(James Huston Jr.)所駕駛的戰斗機當時引擎遭敵機射中,駕駛艙著火,最后墜機殉職,并在納托馬灣號殉職名單中找到休斯頓的名字。

另一方面,他的妻子安竺雅和《孩童的前世今生》(Children's Past Lives)一書的作者卡蘿.波曼(Carol Bowman)洽談。波曼建議安竺雅好好安撫詹姆斯,讓他知道他目前很安全,前世可怕的經歷已經過去了。

一天,詹姆斯告訴布魯斯,當初他就是因為知道布魯斯會是個好父親,所以選了他。他提起粉紅色的飯店、沙灘等布魯斯和安竺雅在夏威夷慶祝結婚五周年慶時的情景,表示他就在那里選定由他們賦予他肉身回到這個世界上,當時距離安竺雅懷詹姆斯是五個星期前。

這段話讓布魯斯徹底動搖,一輩子信奉基督教、不承認輪回轉世的布魯斯,最后不得不相信他的孩子確實是二戰飛官詹姆斯.休斯頓投胎轉世而來。(注2)

另外在現今西方社會中,有一位美國維吉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著名的精神心理學家“伊恩.史蒂芬森教授”(Professor Ian Stevenson),他寫了一本《二十案例示輪回》(注3),網站上介紹:

本書《二十案例示輪回》是他在輪回轉世研究中的第一本書,也是他的成名作,也是當今世界范圍內輪回轉世研究中最具學術價值和權威性的參考書。本書初版于一九六六年由美國心靈研究學會(American 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出版,以后版權收歸弗吉尼亞大學出版社并于一九七四年出了第二版。書中的二十個輪回轉世案例,是他在一九六一年到一九六五年間從印度、斯里蘭卡、巴西、黎巴嫩和美國的阿拉斯加收集、整理和驗證過的案例的一部份。(注4)

伊恩.史蒂芬森教授也寫了另一本書名為《輪回轉世與生物學—于此相逢》(注5),他在同年也出版了兩卷醫學巨著《輪回轉世與生物學:胎記和先天缺陷的病因》一書的縮略本。原書兩卷內共含二五五個詳細的案例以及大量的文件、參考資料、表格和注腳等。

現任美國德州大學(布朗斯威爾分校)商學院金融助理教授的“鐘茂森博士”,他在〈關于生命輪回的科研成果介紹一~七集〉(注6)的演講中,也介紹了伊恩.史蒂芬森教授在《二十案例示輪回》書中的一個案例;鐘茂森博士說:

案例中講的這位印度女孩名叫絲娃拉特(Swarnlata),一九四八年三月二日出生,家住在印度一個叫盤那(Panna)的城市。四歲時便能敘述自己前生的遭遇。她說自己前生是住在印度另外一個城市凱蒂利(Katni),一戶姓帕沙克(Pathak)家的母親。這兩家根本不相識,所在的兩個城市也相距很遠。有一天,絲娃拉特的父親帶她路經凱蒂利城,絲娃拉特突然建議說一起到她“自己家”里喝個茶,她“家”就在這附近。

史蒂芬森教授和他印度的一些教授同事開始對這個案例作研究調查。他們按照絲娃拉特的指引準確無誤地找到了帕沙克家,根據絲娃拉特所說的情況進行核實。絲娃拉特說自己前世是這家里的母親,名叫比亞(Biya),一九三九年去世,留下先生和兩個兒子。史蒂芬森教授他們帶絲娃拉特到帕沙克家,她一到那家里就認出自己前生的先生和兒子,并且能不假思索地說出這些家人的名字,還能認出先生家、娘家的親人。史蒂芬森教授和同事們為了測試絲娃拉特把她前生的兒子領來,問他叫什么名字。她竟然毫不遲疑地說出這個兒子的名字叫邁利(Murli)。教授們為了試探她,故意說這不是比亞的兒子,而是另一個人。沒想到絲娃拉特一點也不受思維擾亂,堅持說這是她的兒子邁利。當小絲娃拉特單獨同前世的兒子在一起時,雖然自己年紀很小,卻情不自禁地流露出母親對兒子的關懷。更有趣的是,小絲娃拉特說出前世先生的一個隱私,說她先生拿了她錢箱的一二○○盧布沒有還,這件事只有她先生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后來她先生也承認。……

大家可能注意到,前生這位叫比亞的母親一九三九年去世,可是絲娃拉特這一生是一九四八年才出生,中間隔了九年。這九年中她到哪里去了?絲娃拉特自己說出來,她在一九三九年去世后,先投胎到孟加拉國(Bangladesh)的一家庭里成為一個小女孩,那一生九歲就死了。緊接著在一九四八年到這一生出生成為絲娃拉特,時間上剛好接得上。絲娃拉特平時很喜歡唱前世孟加拉國的鄉歌,用孟加拉語來唱,而且隨著自己的歌聲跳起孟加拉國的鄉村舞蹈。絲娃拉特家里沒有人懂孟加拉語,也不知道她在唱什么、跳什么,只是看到她很自我陶醉于其中。后來史蒂芬森教授同印度幾位教授來觀看絲娃拉特的歌舞,有一位印度教授懂孟加拉文,把歌詞紀錄下來,歌詞是講農民豐收的歡樂和贊美自然的。史蒂芬森教授一行人拿著歌詞找到孟加拉國絲娃拉特前生所住的地方去證實,果然是當地人喜歡的鄉村歌舞。

這位絲娃拉特的印度姑娘頭腦非常正常,并不是亂說胡話。史蒂芬森教授一直保持與她的聯絡。她學習很好,十九歲就在印度的大學畢業獲工程學士學位,二十一歲獲工程碩士學位,而且二十三歲便開始在印度一所高等學院任教。這個活生生的例子,有力地證明了生死輪回的存在。(注7)

注1:〈前世今生—輪回的故事〉http://www.youtube.com/watch?v=xqRrERV yx5A(擷取日期︰2012.12.24)

注2:引用自新聞網http://taiwantt.org.tw/taiwanimpression/2010/20100615-7.htm(擷取日期︰2012.12.02)

注3:Ian Stevenson, M.D., "Twenty Cases Suggestive of Reincarnation", American 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 September 1966.

注4:介紹全文引用自大紀元文化網:http://tw.epochtimes.com/b5/2/10/22/c9130.htm(擷取日期︰2012.12.02)

注5:Ian Stevenson, M.D., Where Reincarnation and Biology Intersect, Paeger Publishers, 1997.

注6:影片全文http://blog.udn.com/bluest1937/2690988(擷取日期︰2012.12.02)

注7:全文網站:http://www.amtfweb.org/costeffect/trueofreincarnation.htm (擷取日期︰2012.12.02)

下冊

第四章 生天之論

第一節 佛教的世界觀

第一目 宇宙的真相:無量無數的三千大千世界

在兩千五百多年前,還沒有超級天文望遠鏡的時候,佛陀就知道宇宙不是只有這個地球,佛陀就知道宇宙是無量無邊的,有無量無數個星球和無量無數個銀河系,從科學的角度來看,科學越進步就越可以證明 佛陀的智慧是真實的。因為 佛陀是一切智者,宇宙中所有器世間的真相和智慧只是三界世間中很小的一部分,因此 佛陀當然是全都具足了知。

我們在學校學過天文學,知道一個太陽系就是有許多行星圍繞著一個太陽不斷的運行,而我們這個地球旁邊還有月亮圍繞著地球運轉,地球上的環境正是適合要生活在這個世界的人類及動、植物生存;而我們現在也知道宇宙中有無量無數的銀河系,更有無量無邊的太陽系,當然在其他的太陽系中也會有適合有情眾生居住的星球。而這個觀點,在兩千五百多年前 佛陀于《起世因本經》中就開示過:一個小世界就是一個太陽和月亮(也稱一日月)所行之處,照四天下。而一千個小世界,就是一千個太陽系;佛陀說,一千個小世界(就是一千個太陽系)當中就有一千個六欲天,在六欲天上面是梵天(色界天)。最早在梵天出生的那個色界天人,當他出生時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后來他希望能有其他人來作伴,漸漸地因緣成熟了,別的天人也真的開始出生在梵天之中了;所以他誤以為自己是造物主,就說:“我能創造世間,我是主父。”但 佛陀說他這樣是我慢,因為事實上,一切器世間都是與這個器世間有緣的有情共同業力而感生成就的。一千個太陽系這樣的世界就叫作小千世界;而一千個小千世界,就是一個中千世界;一千個中千世界,就是一個大千世界;這樣的大千世界就是三個千乘在一起,因此也稱為三千大千世界。這樣一個三千大千世界其實就是現代所謂的星云漩系,例如我們太陽系所在的銀河系就是一個星云漩系,也就是一個三千大千世界,其中有數十億(有些甚至更多)個太陽系,由此也證明 佛陀的說法是真實不虛的。而且 佛陀早就已經說過:在宇宙當中有無量無數像這樣的三千大千世界,但是以現代的天文科學技術,能夠辨識出的星系還十分有限,這與 佛陀一切智者的證境是遠遠無法相比擬的。

第二目 一切器世間皆是眾生的共業所成

這個世界其實是很有趣的!不是只有人間,我們在持戒之論中除了談到有三惡道(畜生道、鬼道、地獄道)之外,還有天界眾生的存在。

佛教說的三界流轉、六道輪回,其中所說的三界就是欲界、色界、無色界,而六道就是天道、阿修羅道、人道、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

這個世間并不是各種一神教所主張的,說是由某個造物主創造的。而是由每個眾生的如來藏所共同創造的,因此佛教說世間是眾生共業形成的,是大家的如來藏共同創造出來的。譬如《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四〈一切佛語心品〉說:

“佛告大慧:“如來之藏,是善不善因,能遍興造一切趣生,譬如伎兒變現諸趣,離我我所;不覺彼故,三緣和合方便而生,外道不覺,計著作者。”

也就是說如來藏像個魔術師一樣,依照我們各自所造不同的業種,然后變化出我們每一世不同的色身,如果我們持五戒就會繼續當人,如果我們再加修十善就可以生天享福;如果造作各種惡業,依照所造惡業的輕重就會生到不同的三惡道中。而我們的如來藏自身則是沒有任何執著性的,祂完全依照我們所造作的業種而執行因果律則,因緣和合就出生我們未來世的業道。但一神教外道沒有這個實相智慧,不知不解一切都是我們的“自心如來”所造,因此就創造出有一個造物主存在的思想,所以事實上是人類創造了上帝,而不是上帝創造了人類。

第三目 三界諸天

所謂的三界,就是欲界、色界、無色界;三界諸天由下往上就是欲界天、色界天以及無色界天。欲界包含了欲界天、阿修羅、人及畜生、餓鬼道和地獄等三惡道眾生。俗話說“飲食男女、食色性也”,那就是欲界的境界了,因為有男女欲的貪愛以及對香塵、味塵的貪愛,欲界中就有了男女性的差別,也需要不同種類的摶食等飲食才能存活。又眾生修十善可以往生欲界天,欲界天有六個層次,也就是四天王天、忉利天(又稱為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陀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他化自在天之上另有魔宮,也就是天魔波旬所住之處。

欲界六天中的第一層四天王天,是在須彌山的半山腰,分別在東、西、南、北四個方位,由四位天王各自掌管一方。

在須彌山頂上是第二層的忉利天,又稱為三十三天,是說此天之中分為三十三個天,最中間的天主就是中國人所說的玉皇上帝,經中也稱之為釋提桓因,或名帝釋。在中國道教所說的各種天帝,都是在此三十三天的境界中,其中以玉皇上帝為最尊貴。佛陀是親眼看見他們住在哪里,就依實際所見而說。

接著,在忉利天之上的第三層天就是夜摩天,夜摩天再往上就是第四層的兜率陀天,兜率陀天就是諸佛成佛前最后身菩薩位所住的地方,最后身妙覺菩薩成佛前都會上生兜率天宮去住持及說法,例如當來下生的 彌勒尊佛,也就是現在的彌勒菩薩就在兜率陀天的彌勒內院中說法度眾。

兜率陀天往上是第五層化樂天,化樂天天人可以隨意變化出自己能夠受用的東西。在化樂天上面則是欲界第六層天他化自在天,會稱為他化自在天就是此天中的天人,想要什么不需要自己去變現,只要把化樂天天人所變化出來的東西直接拿過來用就好,也就是于他所化得自在,因此稱為他化自在天。

超過欲界天后再往上則是色界天,因為已經離開了欲界欲,所以就沒有男女的差別了,色界天以禪悅為食,所以也沒有摶食的飲食,因此色界天沒有香塵及味塵當然也就沒有鼻識與舌識,因為在色界天中味覺和嗅覺都用不上了。而色界天是有初禪乃至四禪的禪定證量的有情所生的天,色界天包括有初禪三天(梵眾天、梵輔天、大梵天)、二禪三天(少光天、無量光天、光音天)、三禪三天(少凈天、無量凈天、遍凈天)、四禪四天(福生天、福愛天、廣果天、無想天)及四禪之上色界之頂的五凈居天(無煩天、無熱天、善見天、善現天、色究竟天,也稱為五不還天,是證得不還果以上與四禪證量之聲聞人以及菩薩所生之處),共計有十八天。〔案:《起世經》分類為二十二天,學人可自行恭閱,筆者于此不多贅述。〕

再來說無色界天也就是四空天,那是修證四禪之上的“四空定”者舍報后所得之果報;也就是空無邊處天、識無邊處天、無所有處天、非想非非想處天,在這四空天是一切色法都沒有的狀態,純粹是意識境界。

第四目 天龍八部

在三界中的有情也包含了“天龍八部”等六道輪回之眾生。金庸膾炙人口的武俠小說中有一部叫作《天龍八部》,這個名詞雖然是出自于佛經,但讀者千萬別誤以為他的內容就是經典說的“天龍八部”,那可是完全不相干的。欲界天中除了天人之外,尚有天、龍、夜叉、乾闥婆(樂神)、阿修羅、迦樓羅(金翅鳥)、緊那羅(歌神)、摩睺羅伽(大蟒神),因此將這八種攝屬人非人的眾生就合稱天龍八部,或稱八部眾。

佛陀在人間或在天上說法時,天龍八部中各個天主、龍王、夜叉王、乾闥婆王、阿修羅王、迦樓羅王、緊那羅王、摩睺羅伽王等都會帶著他們無量的眷屬一起前來聽經聞法。

佛陀說會生到龍族里有四種因緣,如《佛說罵意經》中說:【墮龍中有四因緣:一者、多布施,二者、多瞋恚,三者、輕易人,四者、自貢高坐,是為四事作龍。上頭一得福,后三事得龍身。】所以,如果有人過去世多懷瞋恚、輕視他人、傲慢自高等,心性彎曲但又常作布施而有福德,因此生而為龍,如《大智度論》卷十二〈序品 第一〉也說:【又知惡人多懷瞋恚,心曲不端而行布施,當墮龍中,得七寶宮殿,妙食好色。】

龍又分為卵生、胎生、濕生、化生四類;最有威德的是化生龍,接著依序是濕生龍、胎生龍及卵生龍。分別在海中或在天上等等,天界中的龍就是天龍。《妙法蓮華經》中開示 文殊師利菩薩在海中為眾生說《法華經》,以及后續的龍女成佛這段故事,其中的龍女就是龍眾——海龍王娑竭羅的女兒。金翅鳥也是一樣分為此四種生,《起世因本經》卷五〈諸龍金翅鳥品 第五〉中說:

復次,諸比丘!一切諸龍,有四種生。何等為四?一者卵生、二者胎生、三者濕生、四者化生,如此名為四種生龍。諸比丘!其金翅鳥,亦四種生,所謂卵生、胎生、濕生及以化生,此等名為彼金翅鳥有四種生。

龍及金翅鳥雖然都是旁生道的眾生,然而因為有較大的福德,所以能夠生在攝屬于天界的旁生道中,受用比一般旁生道有情好的福報與境界,但終究還是屬于畜生道的眾生,并不值得佛弟子們愛樂或稱羨。金翅鳥又稱迦樓羅,是龍族的天敵,金翅鳥專門吃龍,據說甚至一天要吃一條龍王和五百條小龍,就像吃面條一樣。金翅鳥就是喇嘛教所崇拜畏懼的孔雀明王,會成為金翅鳥是因為過去世比較憍慢,布施時常以瞋心而行布施,因此雖然是畜生道的金翅鳥,但卻很有福報,還有如意寶珠等作為瓔珞莊嚴之具,需要什么就可變化出什么。如《大智度論》卷十二〈序品 第一〉云:

又知憍人多慢,瞋心布施,墮金翅鳥中,常得自在。有如意寶珠以為瓔珞,種種所須,皆得自恣,無不如意,變化萬端,無事不辦。

又據說大鵬金翅鳥的翅膀伸開有三百六十由旬那么寬廣。〔案:有說小由旬四十里,中由旬六十里,大由旬八十里者,有說十二里、十六里或三十二里者,總而言之就是表示很長的距離。〕且卵生的金翅鳥只能吃到卵生龍,吃不到其他三種龍;胎生金翅鳥則能吃胎生龍和卵生龍,卻吃不到其他兩種龍;濕生的金翅鳥則三種龍都可以吃,只有化生龍吃不到;化生的金翅鳥就可以吃卵胎濕化四種龍。但金翅鳥都不能吃某些龍王,如娑伽羅龍王……等,也不能吃受了八關齋戒的龍,因此大部分的龍也都持八關齋戒。就是因為金翅鳥一直吃龍,導致龍族都快滅絕了,所以龍王就去找 佛陀求救;因此 佛陀就告誡金翅鳥不能再吃龍了!金翅鳥就擔心從此以后沒東西吃了,所以 佛陀慈悲安慰它們,并規定出家人每日中午吃飯時要施食供養金翅鳥。例如我們所知寺院午供施食的供養偈曰:“大鵬金翅鳥,曠野鬼神眾,羅剎鬼子母,甘露悉充滿。”所以出家人每日午供時,都會有施食的儀軌,而且不單單給金翅鳥,也給曠野鬼神眾,和羅剎鬼子母等眾生受用。

乾闥婆又名樂神,喜樂音律,擅長吟詠,常以天樂娛樂忉利天主釋提桓因等天人。樂神身上會散發出香氣,并且也是以香為食,故亦名香陰。古今中外許多音樂家一生下來沒多久就會作曲、演奏,如貝多芬、莫札特等人,或許他們的前世都是樂神來轉世的。

緊那羅就是天上的歌神,配合著乾闥婆一起為帝釋天演奏及歌唱;人間許多很會唱歌又很有名的歌星,過去世就可能是緊那羅。

阿修羅分布于五趣之中,若在天道中則是天阿修羅,阿修羅的意思是無端,容貌丑陋之意,男的阿修羅極丑,女的卻是絕色美人。會往生到阿修羅道是因為身口意行有微惡業,個性有憍慢、我慢、增上慢、大慢……,但仍常修布施及善業,因此生到修羅道中。如《佛為首迦長者說業報差別經》中說:

復有十業能令眾生得阿修羅報:一者,身行微惡業;二者,口行微惡業;三者,意行微惡業;四者,憍慢;五者,我慢;六者,增上慢;七者,大慢;八者,邪慢;九者,慢慢;十者,回諸善根,向修羅趣。以是十業得阿修羅報。

《楞伽經詳解》第一輯第二一三頁中說:

無德天謂阿修羅。阿修羅天常欲與欲界諸天共戰;以常布施而喜怒不定,道德有虧,故其果報無酒可飲,亦名無酒。

因為忉利諸天時常受阿修羅的騷擾而必須與之斗戰,因此諸天看到人間眾生多修十善,就會很歡喜!因為,將來往生到天道的眾生就會增加,而相對來說往生到阿修羅道的眾生會減少,這樣忉利天的勢力就會勝過阿修羅,天人就能安隱無憂。

“摩睺羅伽”是大蟒神,人身而蛇頭。夜叉又名“藥叉”,就是有修布施但在心性上有染污、貪瞋等業習,因此成為夜叉鬼神,其中有分為“地夜叉、虛空夜叉、天夜叉”。地行夜叉是過去世喜歡吃肉、喝酒,而且瞋恨心比較重,但又有作布施,因為瞋恨重又愛吃眾生肉的關系,生為地行夜叉,身體粗重飛不動;因為有布施的關系,所以福報很好。如《大智度論》卷十二〈序品 第一〉:【又知多瞋佷戾、嗜好酒肉之人而行布施,墮地夜叉鬼中,常得種種歡樂、音樂、飲食。】

虛空夜叉則是個性剛愎強悍而且很堅持己見,然而卻喜歡布施,但不喜歡付出勞力,平時又不喜歡走路都以車馬代步,因此生為“虛空夜叉”都用飛的。如《大智度論》卷十二〈序品 第一〉:【又知有人剛愎強梁而能布施,車馬代步,墮虛空夜叉中而有大力,所至如風。】

還有一種福報很好的飛行夜叉有天宮,因為過去世常布施房舍,因此果報是可以住在天宮中,但因為喜歡跟別人競爭計較誰布施作得比較大,因此生為有福報的宮殿飛行夜叉。如《大智度論》卷十二〈序品 第一〉:【又知有人妬心好諍,而能以好房舍、臥具、衣服、飲食布施,故生宮觀飛行夜叉中,有種種娛樂便身之物。】

另有一種精行夜叉專門吸人的精氣,那就是假藏傳佛教(喇嘛教)中修雙身法的空行母之類。

實際上有許多夜叉神都已經歸依三寶、吃素,并發愿成為佛教中的護法神,這樣的夜叉是吸收草木之氣,是我們三歸依或受五戒以及菩薩戒后來守護我們的護法神。另外夜叉也在四天王天和忉利天的宮殿中保護著四天王和保護著忉利天諸天。


回首頁·目錄頁· 上一頁·下一頁
河南481走势图今天200期